西希

勉勉强强一个写手
坚信自己只是像后妈的亲妈
入坑全职bg以及骨科
手账摄影胶带都很爱
吃土少女不解释

云秀生贺10H丨喻楚丨云裳渡州



壹。



楚云秀是职业联盟里唯一的一个女队长。很多人都诟病她的软弱,骂烟雨战队没有眼睛,让一个女人当队长,难怪烟雨都没拿过冠军。


赤果果的性别歧视,赤果果的人格侮辱。


楚云秀也明白,老板经理注重的从来都是经济效益。因此,在鲜有女选手的职业联盟里,烟雨的正式女选手是很多的。


更何况,经理要求烟雨的所有的亮点选手全都要上团队赛。在此之上还要夺冠,是做梦。


呵,强人所难。


黄金一代的朋友们也提过一些建议,说要不就换个战队得了。


但楚云秀毕竟是女孩子,她不像张佳乐,能为了冠军就到另一个胜率更大的站队去,她对烟雨有很强的依赖感,就好像真的是嫁给了烟雨一般。


当队长还真是累啊,要是自己能像文州一样就好了。


楚云秀不止一次的这么想过。


楚云秀和喻文州是情侣,要说谁先表白的话,倒是喻文州这个手残抢了先。




贰。



那天是国家队回来的那天,国家队里的各位都在,也是允许带家属的,但无非也就是那几个人,都熟得很。众人两眼星光熠熠地看着世邀赛冠军奖杯,都高兴地快要哭出来了。


后来喻文州问要不要喝酒。众人一致同意。领队叶修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便也同意了。


结果到了最后,刚刚拿了世界冠军的一群人都醉地不知天南地北,清醒的也就只有喻文州、王杰希和张新杰三个人了。


楚云秀也半眯不眯着双眸挂在了喻文州身上,和黄少天两个人从争喻文州到热火朝天地在那边聊联盟众人的黑历史。喻文州满脸黑线,5000只鸭子在耳边叫嚷着的感觉,很是酸爽。


楚云秀那个时候是很恍惚的,鼻子里除了酒味就是身边这个男人的味道,她觉得她好像闻到了男士香水的味道。然后也不知怎么的,她就想起来今晚好像还有一部剧没看,歪歪扭扭地就要站起来回到宾馆。


“楚队?你要去哪里?”喻文州起身准备拉住她却感到身上一沉——黄少天正趴在他身上。喻文州急急放下黄少天,转身出去追着楚云秀:“王队,张副,其他人就交给你们了。”


王杰希诧异地两只眼睛都一样大了,问张新杰:“喻队喜欢楚队?”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耸耸肩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接着便继续去收拾其他东西人。


后来王杰希突然意识到国家队第一奶爸第一次没有按时睡觉是为了照顾国家队那群醉鬼的时候,他是很震惊的。




叁。



“秀秀,慢点。你喝醉了。”喻文州半步不离地走在楚云秀旁,他的手半伸不伸,也不知道该不该扶一下这个醉了的女人。


楚云秀倒是豪放得很,半点没有感觉到自己的醉态,嘴里哼着最近追的电视剧的主题曲,嘟哝着之前的剧情,大概真真是半点没有感觉到旁边还走着一个人。


于是,喻文州就在楚云秀半点不知的情况下,走进了她的宾馆房间。


那时候喻文州暗自咬牙,想着以后真的不能让这个女人喝醉酒,不然哪天受了委屈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楚云秀就趁着喻文州发愣的时候开了电脑,Windows熟悉的开机声音倒是惊醒了喻文州,他忙盖上楚云秀笔记本的屏幕:“秀秀,你醉了,快去睡觉。”


直到这时候,楚云秀才看到了喻文州:“文州你怎么在这儿?”


喻文州无奈笑了笑,想要揉揉她的头发的时候,听到了楚云秀的下文:“我知道了,那就是在做梦。啧,每次做梦都有你,你说我是不是发春了?”


喻文州也不知怎么就认真应了声:“不是。”


楚云秀是真真没想到喻文州会应了她,愣怔了半分钟,说:“那我大概是喜欢你的吧,一见钟情的那种。”


喻文州想起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烟雨主场对战蓝雨的时候,在休息室的时候被蓝雨第二任队长方世镜拉到烟雨战队去打招呼,他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有些心不在焉的女生,她冲着自己说了一句“你长得真好看,演电视剧肯定好看。”


那时候联盟里女生很少,甚至于喻文州在刚成为蓝雨正式队员的时候以为全联盟只有男的。


现在想想真的是傻得天真。


被联盟里的女生强调颜值高而不是技术好,要是想黄少天那样的脾气少不得滔滔不绝给你讲个几天几夜。绕是喻文州脾气好,此时也有些不是味。


不过等场上喻文州看到那个女生用着人妖号还打得豪气的不行,后来在黄金一代的群里爆自己兴趣爱好时,他算是明白了,这妹子就是凭着自己的兴趣来,颜值高到适合去演剧大概是她能说出的最高评价了吧。


后来因为这个误会觉得有些歉疚,也就平时多关注了些她。谁知道,这么关注着关注着,他喜欢上了她。


大概就是日久生情吧。




肆。



脖子上突然沉了沉,将喻文州拉回了现实。


楚云秀不知道在想什么将手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秀秀?”喻文州愣怔了。


他纵使再温柔、再懂女人心,他也不懂为什么楚云秀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就哭了起来,还一边说着什么:“一次就好,文州,给我这一次就好了,我不奢求太多”,一边往他身上靠。


喻文州是无语的,但是,他偏偏又放不开手。


“好啊。”


“别哭,我会心疼。”


接下来自然是满室的春光氤氲萦绕,久久不散。




伍。



第二天,楚云秀在迷糊中抱紧了身旁的那个温温和和的等身抱枕,正准备把头枕到上面去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不大对劲的地方。


宾馆什么时候提供恒温等身抱枕了?


挣扎着睁开眼睛,楚云秀却看到了那个一直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人。


喻文州这个时候已经看着楚云秀的睡颜很久了,见她终于醒了过来,便一脸狐狸笑对她说:“楚云秀,做我的女朋友。”


楚云秀先是呆了几秒,然后点头答应,末了才意识到自己和喻文州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在聊天。


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后来楚大小姐重新回味的时候,琢磨了半天对喻文州说:“你是不是计划好了把我拐走,先上车后买票?吃干抹尽后再追我?”


喻•心脏•州微笑表示:计划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成功。


“你只要知道我爱你就好了。”


“喻先生这么快就从喜欢变成了爱?我怎么不是很信呢?”


“从第四赛季到现在,也不短了吧?”




陆。



在接到第二届世邀赛通知前,楚云秀被突然来到苏州的苏沐橙拉出去逛街了。


“我说沐沐啊,这么大热天你拉我出来逛街干嘛……在空调里面吹空调看电视剧嗑瓜子啃冷饮多么美好?夏休要这么过才好!”


“嘛秀秀,生日不出来血拼怎么好呢?对不对?况且你现在还是个有人付钱的,怕什么?”


“我的小姐姐啊!我怕热啊!”楚云秀欲哭无泪,生日不和自己男人窝在一起被人拉出来逛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苏沐橙一脸笑嘻嘻地看着楚云秀:“那我请你看电影?”


“我有文州。”


“外加星爸爸新品?”


“玫瑰香葡萄超大杯。”


“好。”


“那走吧。”


“之前谁说有男朋友就不需要我了的?”


“对啊,有文州我不需要付钱啊!他什么不给我买?我是突然心疼你,想着还是陪你逛街吧,毕竟我们——是那么多年的好闺蜜了是不是?”


“你说的好像要嫁人了一样。”


“是快了。”




柒。



苏沐橙捧着杯抹茶伯爵,凑到楚云秀脸前一脸好奇。


“小姐姐终于恨嫁了啊?什么时候的事?和喻文州说了吗?”


楚云秀猛吸了一口沉在底下的葡萄,叹了口气:“家里从两年前就开始催婚了,我记得我告诉你了啊。”


苏沐橙扁了扁嘴,表示她还以为喻文州向楚云秀求婚了的,结果是因为家里原因吗?害她白兴奋一场。


楚云秀用冰凉的手掐着苏沐橙的脸:“小姑娘以为是什么呢?喻文州向我求婚?我和他才多少年?一年,那么快就结婚?”


“从第四赛季到现在也不短了,秀秀,别告诉我你们在确定关系之前一点点暧昧都有没有?”苏沐橙笑咪咪的表示她半点都不相信。


楚云秀沉默了会儿,突然开口说:“沐沐,其实我到现在还不会很相信,联盟最想嫁的男选手排名第一竟然是我的人。”


“秀秀你……”


“站队那边,我想我该退役了,再舍不得风城烟雨、再舍不得李华可欣可怡他们,我也该放手了。


“先不说年纪也快到了退役的时候,烟雨现在这样明明最好的办法就是我退出,但是——但是我,我拼死拼活拖着烟雨向前走了一个赛季,最后连进季后赛都难……”


“秀秀你……发生了什么?”


楚云秀抬起头朝她笑笑,从烟盒里那出烟却又想到星爸爸是禁烟的,便就意思意思放在嘴里:“没什么,大概就是……累了。”


“回去吧,秀秀。


“我估摸着喻文州快来找人了。”




捌。



“楚云秀,云秀,秀秀,生日快乐。我会陪你看一辈子的电视剧,我会给你一辈子的肩膀靠,我会给你过一辈子的生日。所以秀秀,嫁给我好吗?”


楚云秀一回到自己家看到的就是喻文州单膝跪地发表了以上讲话。


不,是求婚宣言。


楚云秀笑了:“文州,有没有人说这不适合你?这个主意谁出的?太老土了吧?”


喻文州身上还系着围裙,楚云秀越过他的头顶往桌上看了几眼,一个七寸蛋糕,还有一桌的饭菜,都是自己喜欢的。


“你做了菜。”楚云秀鼻子突然有点酸,心里以为是刚刚个苏沐橙说的话的影响:“求婚还穿着围裙,你也真是。手切到没?怎么不知道好好保护呢?”她伸手要去扶。


“秀秀嫁给我。”喻文州只是看她。


楚云秀拽着包的手越来越紧,沉默良久突然说:“我退役了,从烟雨,已经打了电话,老板同意了。我下来就是无业游民了。”


“我养你,我的工资是够你花的。”


“我脾气会很大,生理期会痛到生活不能自理。我要做你的女王。”


“秀秀,我能照顾你,你是我的所有。”


“我会……我会很任性,让你做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


“没关系的。”


“结婚以后我想留在苏州。”


“……秀秀等到我退役好吗?”


“你不可以嫌弃我。”


“不可能。”


“我嫁给你。”


喻文州站起来抱住楚云秀,在她耳边用最诱人的的声音说:


我爱你。


我好爱你。




玖。



当天晚上,职业选手群、微博、荣耀各区都被两则消息刷了屏:


联盟财富荣耀女神烟雨楚云秀宣布退役。


楚云秀和喻文州公开关系并宣布已经订婚。


不少粉丝纷纷表示只是一顿饭的时间,自己同时失去了男女神,饱着肚子还要再啃一份狗粮,就算是这样也要说句祝福。


更有人在意烟雨战队失去了这个顶梁柱究竟会发生怎么样的改变,风城烟雨是被一时雪藏,还是由新人接手继续在赛场上以主要战力继续驰骋?楚云秀的退役最终将会让烟雨有的更远,还是止步季后赛前?


这些,就交给未来去探索吧。


现在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了。




拾。



楚云秀的这个生日过得很平淡,一个好闺蜜、一个男朋友陪着就是一整天了。


虽然或许应该叫未婚夫了。


八月初的苏州依旧带着七月的炽热,一般到这个时候楚云秀会选择呆在空调里刷电视剧,毕竟电视剧配上空调,那是多么完美啊!


况且都晚上了,吃完了再出去,还有理吗?


但是——


面对着一张笑咪咪的脸,用着苏死人的声音对你说:“陪我去逛斜塘老街吧?”


作为他女人的楚云秀能把持住才怪呢!


“好……好……”


于是两个人就在依旧微微散着热气的斜塘老街上信步慢走,两手相牵,十指相扣,温存在弥漫着。


“你觉得苏州怎么样?”


楚云秀凑近喻文州的脸问道。


喻文州轻轻啄了口人的唇:“很好啊。有你,所以我很喜欢。”


“楚先生,我问的是你心里的自己的感觉!”楚云秀正经着脸。


喻文州搂过那个小女人:“天堂水乡,粉墙黛瓦,哪能不喜欢?这条斜塘老街虽然装饰风格还不错,但毕竟不在古城区,整顿过后太新了。”


楚云秀深以为然,点了点头:“这句话我带你来的第一次就对你说过。”


“嗯,我记得。秀秀,我会陪你到这条街变得更有味道,你相信我吗?”


“当然相信。”


“还有,生日快乐。”喻文州笑着亲口两人相牵的手。




拾壹。



十年后。


“大喻带好妹妹今天晚上我们出去吃。”


“大喻”连忙整理好妹妹的衣服头饰,拽着她走到母亲面前:“妈妈我们去哪吃?”


楚云秀蹲下来给了一人一个亲亲:“爸爸在斜塘老街定了个位子,今天妈妈生日,知道吗?”


小女孩已经扑到了楚云秀身上,用着稚嫩的声音软绵绵的说了句“生日快乐妈妈”。


“嗯,妈妈收到了,谢谢妹妹!”


没错,大喻和他的妹妹是喻文州和楚云秀的两个孩子。哥哥曾经奋力反抗问他们妈妈为什么要叫他“大喻”,最终被楚云秀以“我叫你们爸爸叫文州,你是哥哥,姓喻,当然叫你大喻啊”的理由所打败。


母子母女三个晃晃悠悠赶到斜塘老街的时候,天还没黑全,夏日的蝉鸣哪怕是在绿植覆盖面积较小的地方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喻文州让兄妹两个走在前面,教他们一句对服务员说的话之后便走到后面牵着楚云秀的手。


“秀秀,生日快乐,我爱你。”





P.S.

*楚云秀女神sama生日快乐!第一次参加联文灰常激动灰常兴奋!但就算这样也挡不过我的拖延症……不过这都不是问题!至少在约定期间内顺利交稿!

*ooc了的话非常抱歉,这文章历时很久,文风变化还是挺大的,如果读起来有什么怪异的感觉我在这里表示抱歉!起名废表示文章名字也真真是想了很久,最后还是西希的发小纤舞想出了云裳渡州这个名字所以非常感谢!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