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希

勉勉强强一个写手
最近高三所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抱歉!!!!!!!!
坚信自己只是像后妈的亲妈
立志做最亲后妈(不)
入坑全职bg以及骨科
手账摄影胶带都很爱
吃土少女不解释

m

-神说要有光-:

马!


北斟:



理了一下暑假看的书,分享一下。看的不多,都怪看都看不完的阅读材料)拍打自己。马上又要回去做八个月碰不到中文纸质书的文盲了,希望明年假期能抓紧时间多看点吧。
摘了一些喜欢的/最代表性的摘抄。
评价太主观了于是没写,自己感觉的是最好的。打⭐表示喜欢。




【收到疑问:是不是因为鹤老师列了书单所以我也要列?回答:不是,纯属巧合,大家都想分享一下,做个总结罢了。我很讨厌这样的揣测,不如多关注自己。】

⭐《毒木圣经》芭芭拉·金索沃
-我的灵魂向往群山,可我发现我没有翅膀。如果囚禁使你遍体鳞伤,我希望你的灵魂仍旧安然无恙。
-“这很简单,”他说,“那样的河根本就不该过去。”
那样的河对岸也居住着人与野兽,可他们必做你肋下的荆棘,他们的神必成你的网罗。
-我将麻衣脱去,披上喜乐。我当像鸟,飞往我的山去。

《千只鹤》 川端康成
-“死是拒绝一切理解的,谁都无从原谅她。”
-“她的身边仿佛有洁白的千只鹤,在晚霞中翩翩飞舞。我曾经一度认为,她应该属于彼岸。”
可对彼岸的憧憬一旦达到……那就是希望的尽头了。

《银河铁道之夜》 宫泽贤治
-有信仰者认为自己所信奉的神是唯一真神,然而当面对信仰不同者所做的善事时,不一样会感动落泪吗?

⭐《德米安》赫尔曼·黑塞
-我以为童年既然已经消逝,世界的色彩也跟着消逝了。人们必须放弃这些诱人的光亮,才能获得心灵的自由。可这一切只是被遮蔽起来了,即使你已经获得自由,已经放弃童年的幸福,你还是可以看到世界在闪烁,还是可以品尝孩子专属的天真和惊慌。
-曾经撑起童年天地的天柱,在每个人得以成为他自己之前,必定都将被摧毁,命运的底蕴是由其他人看不见的经验组成的。
鸟从蛋里挣脱出来,蛋即世界,谁想要出生,就必须摧毁一个世界。

⭐《扶桑》 严歌苓
-你解放她或是奴役她,她那无边无际的自由只属于她的内心。这片自由绝不是拯救所能给予的,也绝不是任何人能够收回的。
-世界上一切被符号化的东西都比它们本身更具有说服力。
-随同整体去做最危险的事,也比单独去做最安全的事显得安全。
-仇恨是一种悲剧式的壮丽感情,它使人自我感觉正义,神圣,使命所驱,仇恨此时变成了纯粹的感情的自我完成和自我满足,仇恨使人的面孔变得一模一样,一模一样的销魂满足。

《碧奴》 苏童
孟姜女哭长城的传说。

《摆渡人》克莱尔·麦克福尔
-每个人都要穿过自己的荒原。要么就是永远不踏出那一步,要么就是现在。
-“你遇到的最难缠的灵魂是哪一个?”
“就是你啊。”

⭐《人间草木》 汪曾祺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
-我对一切伟大的东西总有些格格不入。泰山既不能进入我的内部,我也不能外化成泰山。我是生长在水边的人,一个平常,平和的人。我已经过了七十岁,对于高山,只好仰止。

《受戒》 汪曾祺
“有时我疲疲困困,我的心休息,我的生命匍匐着像一条假寐的狗,而他的出现让我醒豁过来,白日里闪来了清晨。他意态悠远,肤体清和,目色沉静,不纷乱,没有一点焦躁不安,没有忍耐。他穿过许多纷纭折曲的心绪,像一缕风。” ​​​

⭐《大唐李白》(少年游) 张大春
-狂生或要老来,才悟得这狂之为病。
-我心向着明月,明月终将照耀万里河山。
-“某若得一缩地鞭,也不欲骑它观尽世界,权且将三里外那溪水缩至近旁,便不枉在此日夕折腰了。”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米兰·昆德拉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
-要说有罪,人人有罪。
-死亡终将使我们变得绝对相似。
-罪恶的制度并非由罪人建立,而恰恰由那些确信已经找到了通往天堂的唯一道路的积极分子所建立。
-他们把荣耀看成一种特权,绝不愿意放弃。为此,他们对弱者心存一份喜悦,要是没有这些弱者,他们的优秀,勇敢,将会变成一种徒劳之举,谁也不欣赏。




《百鬼夜行》 京极夏彦
-无论有没有根据,这个社会就是建立在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上。

⭐《陶庵梦忆》 张岱
敬籍山灵,愿同石隐。
(这篇的摘抄真的太多了……每一篇都有它独特精妙之处。古文的魅力真的特别大。)

《繁花》 金宇澄
感情之事,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差一分一厘,就是空门。
就怕这个空门。

科普类
⭐《闻一多论唐诗》
《伴月共生》 藤井旭
《日本史》

原耽
⭐《过门》 priest
-“这次换成我来让你,我来道歉,我来敲你的门。”
-“脑残混混敬健康与自由,杀人犯敬健康与自由,同性恋敬健康与自由。”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AWM》漫漫何其多
(地狱空荡荡……不对,没有这句话)

⭐《野红莓》ashitaka
-他们有他们的荣耀,你也应该骄傲地向前走。
-“我有时候觉得你很缺爱,有时候又很无所谓。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爱你,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你永远不难过。”
……
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你不看着远方,只看着我。
-我根本不在乎因果和对错,我就要现在。
-想有底气就是变优秀,想关系长久就是共同优秀。
-能直着腰板多好啊,一点儿也不怵。
但谁没弓过腰呢?别跪下。












PS:这篇开了转载的


emmm
我喜欢猫xxxxXD
【一定会被宠爱】
真好感觉什么都不用做真好www

快把我哥带走苏州场点映后的见面会!!!
前面笑得宛若智障后面哭得宛若智障
于是此时忍不住诟病我表哥
带走吧带走吧
原著党感觉很满足xxx
和原著一样有欢乐也有感动

「风楚」一蓑烟雨任平生§番外•风城烟雨§

*冷cp风楚不吃慎入!

*ooc慎入!

*蠢作者小高考后几个月终于良心开始痛了

*以及应该是刀子向

*发誓要做最亲后妈!

没有楚云秀在身边的日子,不论是几天还是几个月几年,于风城烟雨来说都是没有区别的。

“荣耀女神,今天是秀秀的生日。”

“……”

“我要出去。”

“……”

“别不出声我知道你在。”

“自你回来后的十一个月,你每天都会问我一句。”

“我只是——”

“我甚至都要怀疑你擅自洗掉数据然后故意来恶心我。”

“我没——”

“闭嘴安静。”

“……”

“……你已经用'直到游戏停运自己都不出荣耀一步'来换'和楚云秀相处九九八十一天',你还能用什么来换另外的自由?”

周遭寂静,风城烟雨觉得他似乎听到了隔壁小房间的竞技声。

而竞技场的隔音效果是一等一的好。

楚云秀习惯把账号卡停在竞技场,风城烟雨觉得较之外面竞技场竟是更安静些便也懒得动,只是随时欢迎职业选手的账号卡来窜个门罢了。

竞技场五面封闭,戳了密码的小房间更是连欢呼声也是没有的。虽然在屋顶上有通风口,但风城烟雨依旧觉得闷得慌。

是啊,他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他又有什么资格提出要再见楚云秀一面呢?

一生太长,还请,原谅我无法相陪。

————————————————————

520前成功脱单!

表白一波藏羚羊先生!!

嘿嘿嘿x

所以我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写刀子

【趴】

单抽出奇迹
浅思出五花
终于有了除了玉箫和玄铁之外的第三个五花了(大概)
佛系玩家表示满足。

「风楚」一蓑烟雨任平生❶⑤/完结

*冷cp瑟瑟发抖

*ooc那一定是我的锅

*小高考成绩出来前祈祷4a

*终于完结了恭喜恭喜

*这个大概更了一年了吧

在家里颓废久了竟是觉得电视剧也无聊了起来,楚云秀只好在荣耀新区作威作福,最后终是忍不住,将枪炮师换成了元素法师,满级后建了个公会,叫万象含佳气,一如这个账号卡的名字:万象佳气。

闲来无事时,倒也干出了一番名气,各俱乐部公会害怕出现另一个兴欣,胆战心惊了好久,楚云秀嗑着瓜子喝着奶茶乐得看他们杞人忧天。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思谁都有,就像楚云秀觉得,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谈恋爱了。

说她胆小也好,说她玻璃心也好,奔三的年纪,楚云秀是真的怕了这般的不辞而别,岁月的流淌让她不敢开始下一段感情。

认识清楚这一点的时候,楚云秀愣怔了,原来她潜意识里从未奢望过风城烟雨回来。

她恨起自己的清醒了。

家里人逼着她相过几次亲,从海龟到二婚大叔,从公务员到教师,但总被她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中间人的脸色很不好,明里暗里地说她不知好歹,明明年纪已经不小了,却还以为自己正年轻,有着千万人追捧。

虽然楚云秀想把自己的微博甩到她脸上,让她好生看看下面的粉丝数量,但她还是好说歹说将人送走了。

她想,她有过风城烟雨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如何再看得上其他人呢?

————————————————————

一蓑烟雨任平生。

苏轼这曲《定风波》里的这句她极爱。当初读的时候全无他想,只是觉得这样和风城烟雨度过一生也是极好的,他们已经谁也离不开谁了。

只是后来偶然间翻到高中时买的一本宋词词典,才知道这是东坡居士宠辱不惊,表达自己想要潇洒心情快意人生的词曲,和与别人共度余生是半点都搭不上关系。

反而现在看来,她和他,更像是东坡居士的另一曲《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微霜。

各处尽是酸牙的伤心,各处尽是酸牙的凄凉,酸的心里难受,抓口白糖含在嘴里都觉得只余了苦味,便尚且不说什么。

她倒是想从了纳兰容若的那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她是烟雨的队长,他是她手里的一张卡。

人生若只如初见,她是尚存稚气的烟雨小队员,他是老队长不温不火的元素法师。

人生若只如初见,她和他,便没了这般糟心事,她会遇到一个Mr. Right,会谈一场恋爱,或许吵架或许冷战,但这都不是问题,她会和他组建家庭,然后两个人牵着手,走过剩下的六十多年。

她心里应该没有一丝即将失去的担忧。

因为她会知道,对方一直都在。

但——

那只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END】

————————————————————

完结撒花撒花

终于可以开新坑了!!!!

「风楚」一蓑烟雨任平生❶④

*冷cp瑟瑟发抖

*小高考考完我来更文以求4A

*ooc怪我

————————————————————

谁也不知道那天在李华的房间里发生了什么,楚云秀出来后就像是失了神一样,浑浑噩噩走到自己的房间,正面面对偷窥的队员也没有丝毫反应。

而李华,他则是守口如瓶,一丝情况都不愿透露。倒像极了他的忍者林暗草惊,不显眼,却又有良好的职业操守,在楚云秀的身边,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不论是生活里还是荣耀里。

舒可欣和他聊起这个的时候,问他伤不伤心楚云秀一直没有接受他。

而李华只是愣怔了一下,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反问:“你觉得,我爱的是队长?”

“不是吗?”

“当然不是。”李华叹着气戳了下人的脑袋,“队长是宝物,但不是恋爱那个方向的。对于烟雨和我来说,队长都是个不可多得的宝物。”

“啧啧啧,真看不出来副队你这么有团队精神,明明玩的是不可一世的忍者。”

不可一世的忍者耸了耸肩,走了。

后知后觉的双胞胎之一后来追了上去,一边跑还不忘喊:“诶等等,所以你爱的是谁?”

————————————————————

一切都好不快活。

上班党继续每天赶着早晚高峰,地铁站人挤人,看着眼前从来没变过的街景,面无表情到麻木地走着每一步。丝毫没有意识到身边匆匆忙忙走过的陌生人或许已经见过许多回了。

或许是在暑假的原因,学生党不用去学校,转眼间学校就变成了最空旷的地方,偶尔出现几个人在上面挥洒着汗水。

同样是因为暑假,游客多了不少。有孩子的会选择在暑假把年假修掉,带着孩子领略苏州这座文化古城的韵味。

听着周围天南地北的口音,楚云秀觉得难受的紧,一切都太陌生了。

她甚至还记得小时候特别喜欢新华书店,每次来观前街都会飞奔到新华书店二楼,在里面看一下午的书。

那时候的儿童区多大呀,整整一个二楼都是他们的天堂!现在……只剩下一小片地方了。

她多么想找个熟悉的人来诉说,找个可以依赖的怀抱躺着,感受着心里心心念爱着的人的轻抚、深吻。

但是……但是!

谁能告诉她,她的人在哪?

为什么所有人都说他不存在?

紧紧握着手指上冰冷的戒指,那时的欢天喜地,是对现在最大的讽刺。

她总以为,风城烟雨来了,就绝对不会走。

她总觉得,只要不提起,风城烟雨就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天真。天真。

其实她真的没有这么强势,她骨子里浸透了苏州的温软。

所以她喜欢李华在她睡不着的时候柔声劝说,她喜欢李华帮他准备行李,她喜欢对这个好似永远不会生气的男孩子撒娇。

李华像她的管家。

但为什么她喜欢的不是他?

倘若是李华,现在心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痛了?

感情就是这般捉弄人。

感情永远都是这般让人痛心。

李华建议去玩会儿荣耀分分心,她听了。

满20级选择职业的时候,鼠标划过元素法师,心里一阵抽痛,怕被自己玩成另一个风城烟雨,终还是毅然决然选择了沐雨橙风的枪炮师。

饶是这样,楚云秀还是会时不时做出元素法师的操作,直到被砍出血才意识到这是个枪炮师。

九年的爱慕不是说没就没的。

十二年的习惯也不是说没就没的。

————————————————————

后来,楚云秀再也没有见过风城烟雨,一如烟雨在世邀赛之后就再也没有楚云秀的身影了。

楚云秀退役的消息在微博上传开来又是引起一阵热议,甚至有些网友猜测她会不会像张佳乐一样转会到别的战队,比如兴欣,雷霆什么的。但有更多的网友认为,退役又转会不是楚云秀的风格,这次多半是真的退役了。

退役了的生活当真是悠闲,玩荣耀,看电视剧,自己想干什么便是什么,晚睡晚起亦或是早睡早起又有什么区别呢?没有爱的人在身边,哪怕身子是自己的也是毫无顾忌的被糟蹋着。

楚云秀不知道在自己买下的单身公寓里呆了多久,要不是有外卖小哥每天敬业地送着外卖,不然怕是现在离死也不远了。

在退役前本还紧紧握着“风城烟雨”账号卡的手,在受不了只能看着屏幕里的那人之后也终还是松开了。本是信了想用时间来治愈一切,却只是觉得心里的痛像是陈年的酒,越来越浓。

本以为退役了会有各种不舍,但在真正做了决定的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在自己心里没有什么比风城烟雨更重要。

她退役了便毫无顾忌,喝酒喝到醉更是常有的事。明知不过是借酒浇愁愁更愁罢了,但还是迷上了薰后恍惚的世界,迷上了宿醉后因疼痛而没有想起风城烟雨的时候。

她醉酒后骂过他,梦过他心疼地责备自己明知空腹喝酒伤胃伤心还偏要这么做。醒来后她迷茫地看向四周,在意识到这是个梦之后又免不了大哭一场。

她想质问风城烟雨是不是向索克萨尔学了什么术,这么快就偷走了她的一切,只是她再也没了机会。

她和他相见不过36天,为什么自己如今撕心裂肺地难以呼吸?

————————————————————

希望自己能不咳嗽。

在学校里咳的快疯了

「风楚」一蓑烟雨任平生❶③

*冷cp瑟瑟发抖

*小高考考完我来更文以求4A

*ooc怪我

中/国/队自然是胜了。

当苏沐橙拿出君莫笑的账号卡的时候,叶修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果果对我说反正队里不会再有一个散人,而兴欣也不至于穷到要靠卖卡为生。她想你不在这种大比赛上打一回会后悔死的。”

“我还真是谢谢她了。”

不得不说,虽然在国内的时候除了兴欣的成员之外,其他人都恨极了君莫笑,但是当众人知道决赛君莫笑会上场的时候,还是松了口气的。

“哈哈哈哈老叶你要是输了我代表蓝雨鄙视你!”

黄少天你什么时候赢了我再说。

“我一定会告诉韩队的。”

脏心杰放下你的手机,别以为全队就你一个奶妈你就可以嚣张,信不信我抢了你的卡上场啊?

“……前辈加油。”

小周还是你最好——不,你什么都别说像以前一样就好。

“我想……不管怎么样叶前辈都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是不是?”

小事情……你厉害!

……………………

“一个个都别烦了,有时间在这里说风凉话不如去训练找找感觉!”

队里众人也和烟雨众人一样散了,不过没有一丝怨言。

他们心里都清楚,左右这些都只是暂时的消遣,当真又如何,君莫笑不是荣耀女神,散人再怎么厉害都不能保证最后的取胜,那他们凭什么不抓住最后的这点时间?

————————————————————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中/国/队赢了!!!”

“赢了!哈哈哈哈让那群资本/主/义/的走/狗好好看看什么叫厉害!老子怕了你们就怪了!”

在那个瞬间,国内所有关注着这件事的人都欢呼了起来,拥着抱着叫着,有更甚者直接哭了出来。

如何不高兴如何不开心?

荣耀的首届全球性的比赛,中/国/队在上面浓墨重彩地画了一笔!

“诶诶诶!冯主席!”

“药!给我药!”

演播厅里一整忙乱,冯主席留下两行热泪,嘴里喃喃说着赢了,赢了。

各队成员也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好不热闹。

卢瀚文跑过去找刘小别约定下一次pk的日子,烟雨双胞胎带着雷霆小姑娘等人在人群中坐得稳当,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了,韩文清这个唯一一个在联盟里呆了十年的硬汉子握着拳,暗自发誓要燃烧完最后一点热情,李华和兴欣的莫凡难得地聊起了足球……

看起来淡定的联盟众人,何尝不是兴奋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呢?此时此刻,他们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中/国/队赢了!

————————————————————

三天过后,回到烟雨的楚云秀愣怔着看着面前的人,仿佛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

“风城烟雨不存在的啊!楚小姐,你应该不会拿到个世界冠军就有妄想症了吧?”

“不可能!”楚云秀斩钉截铁地说,也不等人开口就先行离去,留下那个人在那边摸不着头脑。

“嘭!嘭!嘭!”

“…………”

“李华你给我滚出来!”

“大小姐大小姐!你冷静点行不行?队里的门都快被你砸坏了!”

“你给我解释一下风城是怎么个情况!”

“风城?风城烟雨?不是在你手上吗?你还用它赢了世邀赛,不是吗?”

楚云秀将大腿卡在李华双腿之间,向上顶,霸气凌人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

李华依旧脸色不变:“队长,你说的是账号卡还是手办还是等身抱枕?或者是画集?”

偷窥着的众人此时蓦地觉得他们的副队长此时十分高大,队长“楚女王”的名号不是白叫的,正面面对此时的队长一定十分恐怖。给他暗中比了个666之后继续偷窥,还有双胞胎提供的瓜子磕,这不是在看电视剧,那是在看什么?

“喔喔喔喔!副队长拉住了队长的手!”

“呸,这瓜子好咸啊。诶诶诶,让让,我没地方吐瓜子壳了!”

“我总觉得副队长要故伎重演了……”

“我去你个乌鸦嘴!看吧副队关门了,好戏看不成了!”

“啧啧啧,孤男寡女的,就算是大白天共处一室也一定有奸…咳,一定有好玩的事要发生。”

“我去!我懂副队还怪我咯?jjc约啊?”

“约就约,谁怕谁啊!”

“崽子们,给老娘安静点!”

“…………”

————————————————————

啊啊啊啊!

我没什么期望就是希望能拿4A!

4A!

4A!

「风楚」一蓑烟雨任平生❶②

•冷cp瑟瑟发抖

•ooc怪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风城烟雨就已经走了。因为事先发了短信告诉楚云秀说回到苏州了,所以楚云秀也就没有求证,专心准备世邀赛。

大概是因为和风城烟雨确定了关系,往后的世邀赛楚女王一路释放自己,彪悍的作战风格让各国震惊,甚至有输了的队伍向组委会提出中/国/队找人代打的控告。

最后当然是组委会确认了中/国/队没有做出违规行为,并对做出控告的队伍实施惩罚。

楚云秀听到这个,只是撇了撇嘴。她不高兴,她很不高兴。试问,有谁会在和男朋友定下关系后整整半个月没有见过对方?

要是这样还能笑出来,那她一定不是一般人。

“喂?阿华,我是楚云秀。我们明天打总决赛,就算是一晚上不睡也给我睁大眼睛看着!”

“队长,那是必须的……诶诶,别抢我手机啊!”

一阵混乱过后,手机里传来了双胞胎姐妹的声音:“队长队长队长!加油!回来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嘿嘿,让他们看看烟雨当家人有多厉害!”

“大姐,我们等你拿回冠军!”

“队长——诶别抢啊我话还没说完!”

………………

“崽子们!安静!”

静——

“噗,楼主你说什么呢?烟雨楼什么时候变山囤囤了?”

“老大一把年纪再来中二你不恶心吗?”

“恶心。”李华笑着。这个不显眼的年轻人此刻仿佛眼睛里有太阳,灿地周围人怔怔的。“队长,苏黎世比我们晚七个小时,我们不需要熬夜。还有,队长你应该睡了吧?现在苏黎世是晚上吧?你不怕明天比赛打着打着头一磕,脑门撞键盘上了然后风城烟雨一阵乱码式抖动?”

楚云秀脑补了一下风城烟雨真人这么抖动……

额……恶寒。

但就算是恶寒她还是要补充:“你又不是不知道姐姐我通宵电视剧后还能大战三百回合。”

“是是是,但你那是边敷着面膜边追剧的吧?如果我没记错,我在你箱子里放的面膜没了吧?不怕皮肤变皱?”

电话那头愣了愣,急忙过去翻找箱子,还不忘一边说着:“阿华你变了嘤嘤嘤,以前你不是这么用心险恶的!”

“那是因为以前没这么严肃。”李华看了眼周围,毅然决然那些手机走进自己的房间,末了还不忘锁上门,留着队里其他人在门外恨地咬牙切齿。

“你们……都在一起?”

“是啊,这么重要的日子,一个人在家看多无聊,想庆祝都没办法庆祝,不好玩。”

“我看你是因为拍不到别人的黑历史所以把人都叫来了吧?”

微博上有个账号,是专门用来爆料联盟成员黑历史的,粉丝数量比叶修和韩文清两个人的粉丝加起来还多。

这账号的主人一直是个迷,但头像旁边那个辣眼睛的大V提醒网友那人一定是个圈内人士,但因为这个账号是联盟第一年的时候就有了的,而且更夸张的是,联盟这么十几年前前后后几百个人,每个人都在上面被提及过,或褒或贬。

仔细想想一直在联盟的也就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但是……先不说韩文清那个钱包脸会不会关注这么细微的事情,叶修这个开了微博十年才发第一条微博的人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拿着手机准备偷拍——更何况他还没有手机。

直到一次机缘巧合,楚云秀碰巧撞到李华登录了那个账号忘记退出的情景,才知道了事实。接着她便提供了一系列的照片,还把这些照片的事实经过详细地告诉了李华,让那个账号在一段时间内成了霸占日访客量荣耀榜第一的存在。

“那我可真是委屈,我们现在在帝都,是联盟邀请我们来的,似乎还特地包了个影院。”

“……”楚云秀无语,搞这么隆重,开大会呢?“不过,准备好粽子糖,我想吃采芝斋的。”

“好了队长,你该睡了……”李华轻声说,像是在哄个小孩子。

————————————————————

盯——

李华一出门就看到众人都盯着他,眼里充满了八卦。

双胞胎妹妹满眼复杂看向他:“副队长,队长是风城的,你……放弃吧。”

他苦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双胞胎姐姐说:“副队长你……原来就是这么照顾队长的啊……”

李华嘴角抽搐。

“小姑娘,李华也是被叫做老妈子的男人!”

这些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李华身材是瘦小没错,但那是对成年男性而言的,但在一般的女性面前,或许他的净身高可能比她们要高一些。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啊,那些复盘都看完了吗?报告呢?有没有看出来什么新的打法?我看你们很闲啊,要不要给你们点事做?”

烟雨众人唉声叹气,但还是磨着磨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明天开学

明天考试

我很开心

微笑.jpg